英超预测-乐动体育|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乐动体育 >> 剑川文苑 >> >>正文

山菊花

2022-07-15 来源:今日龙泉 记者:

吴炜

  往事悠悠,记得八岁那年,周六中午放学时,毛老师,也就是我的表哥对我说:“下午带你去大畲玩。”“好!”我高兴得一蹦三跳从学堂大帝庙跑回家,征得我大同意后,匆匆吃了中饭又跑回学堂。

  从锦安到大畲25华里山路,经过的地方和景点有上亭岙、小岩畈、大子坑、溪下廊桥、仓石玄社殿、上田文昌阁石牌坊、五谷殿等,过了小畲再往上爬两里,就到了大畲。

  一路上,我们大部分走的都是弯弯绕绕的乡间小路。但见路两旁开满各种不知名小花,而最为多见的是那一簇簇黄色山菊花。

  我们一进门,坐在凳子上的我大姑马上露出和蔼的笑容站起来接下表哥肩上的行李放到一边,然后走过来用手轻轻摸着我的头:“又长高了,真乖,以后每个星期都陪你表哥到姑姑家玩哈……”我点点头,心里却思忖着我大肯定不会同意呢!他要我砍柴呢!

  我大姑英年早逝,在那短暂的几十年时间里,她从来没有回过她的家乡锦安。我对她的印象也就是到大畲去玩的辰光,而这样的机会估计最多也不到五六次,但她慈祥的面容却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尽管光阴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但永远都不会消失。

  除了周末跟表哥去大姑家,还有就是正月去拜年。所有亲戚家我最喜欢去大姑家,一是因为姑父勤劳,她家生活条件比我家好,二是大姑对我格外疼爱使我倍感温暖。大姑家不但伙食好,而且去时一碗鸡蛋点心,回时又一碗点心,每次不变。我的童年时光正遇上缺吃少穿的困难时期,出门做客前母亲会再三交代:鸡肉、猪肉、带鱼三盆菜,绝对不能自己夹。而且主人夹到你碗里时,你只能猪肉或带鱼选择吃一块,留下一块必须夹回盆里,鸡肉决不能吃!到大姑家吃饭的时候我自然牢记着母亲的话,但大姑却用筷子压着三种肉一定要看着我吃完才高兴,我客气一番,但没有半点作用。

  白天,大姑为我在对着晒谷棚光线充足的楼门边摆一张小凳子,然后从表哥房间拿来一堆连环画放在门边,对我说:“真乖,你一个人在楼上慢慢看哈。”当年锦安学堂和我家里都没有连环画,我是在大姑家第一次看到连环画。虽然有一部分生字还不认识,但基本能看懂,往往一看就是大半天。我就是看了《大闹水晶宫》后,才知道并喜欢上孙悟空的。

  大姑家菜园里有一株大梨树,一次刚好是梨子成熟时节,她指着满树的梨对我说:“真乖,你自己爬上去摘一些下来吃好吗?多摘几个,带回家去!”我选了10个梨装在一个小布袋里准备带回家,不料出发前表哥因为还有米菜要挑不愿加重负担,我虽然不敢作声,但心里非常着急。大姑看出了我的心思,就把梨袋挂到表哥扁担上,笑着对表哥说:“细昵侬(龙泉方言,小孩子)想要呢,你做表哥的人,就吃力一点吧!”表哥总算是答应了。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一年,突然接到大姑病危的消息,我大放下农活立马去了大畲。大约三四天后,面容憔悴、情绪极度低落地回到锦安,一进家门,便泪流满面哽咽着告诉我妈:“妙玉过生了……”大姑去世,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大哭。

  我奶奶一共三个儿女,大姑、我大和我叔,“妙玉”是大姑的名字。大姑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五观清秀,面相与我叔十分相似。小时候我总以为大姑是一个生活舒适有福气的女人,因为我每次都看到她穿着整齐不用劳动,山上田里的事有起早摸黑的姑父,直到长大后才从长辈口里知道了大姑的身世:原来大龄成亲的我爷爷一心想要我奶奶给他生一个儿子,以便长大后早日接他手中的农活,而我奶奶第一胎偏偏生了一个女儿。大姑一来到这个世上,便遭到重男轻女的我爷爷的白眼:“女儿没用!”这是一句挂在我爷爷嘴上的常话,每天念叨。七八岁起,我爷爷就要大姑下地做事,十三岁就迫不及待地把她给了人家当童养媳,而且一过门,亲家就给我大姑办了喜事。亲家虽然对大姑很好,但尚未成年的大姑从此落下了病根……那辰光山村人无知又封建,对妇科疾病根本不敢启齿,附近也没有什么医院,就这样一直瞒着熬着,最难过的时候也是到上田中药店撮点中药解解熬,病情日渐加重……我想这便是我大姑从没回过锦安的原因吧。眼看生育无望,大姑才从别人家抱了一个男孩子养着,就是我表哥。记得大姑离世时,才40多岁呢!

  那乡间小路边的山菊花,有长得好的,也有凋零的。我思忖,世界上大凡有生命的东西都有其命运罢。

  不过我大姑的后代都非常了得,我表哥的儿子一个从军,如今是师级干部,一个经商有道富甲一方。我想,倘若我大姑在天之灵有知,一定会感到非常欣慰!

编辑:季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