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预测-乐动体育|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乐动体育 >> 剑川文苑 >> >>正文

那一天,那本书

2022-04-22 来源:今日龙泉 记者:□ 吴梅英

  那一天是哪一天?梁家堂天井前的瓦背泛着白光,一闪一闪的,像洞悉了什么秘密。群山在瓦背后面露出头来,看着这个午后发生的一切,不动声色。

  我从那段木头上抬起头来,缓缓的,像经过了一个世纪。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烂柯山的故事,不知道扔下的桃核会瞬间长成大树。我只感觉已在梁家堂这段木头上坐很久了,一截横截面朝上平放着当座椅的木头。有女孩嬉戏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很细很小的声音,缥缈如游丝,在时间的圆弧之外。那个时刻的梁家堂安静极了,没有一个人走动,没有一只鸡鸭觅食,他们都去了另一个世界。或者,是我一个人浮在了世界之上。有光静静地铺展,像一块锦缎,斜斜地从天井上方铺下来,铺到圆柱旁空空的石臼上,铺到细竹竿撑起的晾衣架上。

  有些东西不一样了,这种感觉很强烈。我置身梁家堂,却像经过长途旅行,穿越浩淼时空,遇见许多人,知道许多事,见识许多陌生事物,我被一些人的悲与喜牵动着,小小的心房颤动不已,想大声说出来,喊出来,扯着什么人的衣袖告诉他我刚刚经历的一切,但周围没有一个人。所有的人都在我身边,在眼下的小人书里。他们轻轻悄悄走过,走过这个午后,走过一个小女孩瞬间闪亮的童年。

  我是在那段木头上发现那本小人书的。是上天刻意的安排,我们于这个午后相遇。它应该经历了漫长的旅程,从城市大工厂里印刷出版,到浙西南这个叫龙井的小山村。它走了多远的路,换了多少趟车,经过多少人的手,才在这个午后,由一双命定的手将它放在这段横木上,像一块被随意弃置的破布,无心地等我出现。我像往常一样走进梁家堂,像往常一样,挨着这段紧靠板壁的木头坐下,百无聊赖间,我的眼光触及了这木头上仅有的东西,这本带着神谕的,遗失了封面和诸多页码、卷着页脚的小人书。我拿起它,像拿起一件寻常的玩物,端详,研究着。

  我不知道它姓甚名谁,我们就这样相遇,一起陪着主人公潘冬子,这个可爱的男孩,走过童年,历经艰难险阻迎来生命的曙光。这时候我放下它,抬起头,看着梁家堂天井上那一块天空,明亮而耀眼。

  我似乎从此沉静了下来,不再害怕被伙伴们冷落,这个世界的热闹可以不属于我,我自会寻找另一个热闹的世界。我开始满村庄跑,一家一家,像搜寻什么宝物。有时候,我从别人家里借了书就跑回家看。有时候,就在人家门口小木椅上坐下来,自顾自沉醉地读。我像是远离了村庄,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又像坐在这个世界的云端,看完书才顺风飘落下来,落进一户户人家的堂屋。平日里关系好的,我可以直接拉开他们家八仙桌四边的抽屉翻找,塞满杂物的抽屉里偶尔发现一本或几本小人书,我又乘风飞起了,飞在天空之上,被光轻轻托举。我在这个村庄之上,放眼四望,一些平日少走动的人家藏着某本我想看的小人书,我也大着胆子靠近,在他们家门口,战战兢兢地观望。

  那段时光就这样被小人书照亮,像一截灼灼燃烧的炭火,炫目而温暖。

  有一次,我手里拿着本小人书,从榧树下的人家跑出来,跑到桥头,遇见一个小伙伴,问:借到什么了?《七剑下天山》!我兴奋地扬了扬手中的书说。那封面上印着一个手持宝剑的人,目光犀利地看向某个方向。那是我所陌生的眼神,里面有我渴望了解的爱恨情仇,腥风血雨,赤胆忠魂。我握着那本书,听着桥下溪水潺潺,有一种就要滑翔到书中、分享书中人物喜怒哀乐的热切与兴奋。

  印象深刻的是坐在少君家门口看小人书的情景。少君是我们班班长,成绩好,在同学中有威望,我一直听她的话。她爸爸是村支部书记,他们家常年订阅报纸,靠墙的长条桌抽屉里整齐地码着许多小人书。我拿了书,坐在她家门口的小板凳上看。少君的爸爸坐在他们家靠窗的沙发上看报。两张红漆单人沙发,中间一个茶几,她爸永远坐远离门口的那张沙发,报纸叠放于茶几之上。每一次,她爸都先从茶几上拿了眼镜戴上,再拿起报纸,一个版面一个版面,静静浏览。他离我三步远,少跟我说话,我也少抬头。少君是否在看书我已经忘了。能感觉的是她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友好而愉悦,似乎微笑着注视我,又似乎在忙她自己的事情。她什么事都有主见,正是她,后来极力怂恿我去了城里读书。我踩着她的脚步走出龙井,开始走一条不同于村中伙伴的路。

  一本本小人书,像一朵朵小花,一颗颗星星,在这个村庄里被我轻轻捧起。许多美好的画面、情感,阳光一样植入我的灵魂,我懂得了正义与邪恶,美好与丑陋。《姊妹易嫁》中,善良的妹妹最后风光出嫁了,嫌贫爱富的姐姐躲在阁楼上,用手捂着脸,后悔莫及。楼下,迎亲的队伍拉得很长,唢呐锣鼓的声音穿透纸面,清晰可闻。我看了小人书讲给奶奶听,奶奶也知道这个故事,祖孙俩躺在床上,仰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谈论过一个女人该有的良知与操守。《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恨缠绵,《木兰从军》的刚毅果敢,《羊城暗哨》的凶险与机智,《詹天佑》的决心与勇气,我一一体验,渴望拥有。小学毕业之前,我没走出过龙井,却在偏僻一隅完成了最基本的人格养成教育。我随意坐在一个角落里,穿越祖国山山水水,看人间冷暖、世态炎凉。有时候,我也放下书本,寻了木制的刀枪,学习剑客仗剑天涯、伸张正义。

  几十年之后的今天,回顾我的读书经历,我找回了梁家堂的那个午后,找到生命喜乐的源头。通过电脑搜索,那个关于潘冬子的故事重现,它的标题——《闪闪的红星》。多么形象啊,星星一样,闪耀在童年的天幕上,我的并不富裕的童年,经常考个位数、让老师视而不见的童年。是那颗星星点燃许多星星,漫漫长夜因此亮光闪闪。让生命的每一天,都可以抬头仰望,无限期待、不胜欢喜。

编辑:季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