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预测-乐动体育|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乐动体育 >> 剑川文苑 >> >>正文

草木意思

2021-12-08 来源:今日龙泉 记者:

徐德姬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见过诸多没意思的人事,却从没见过没意思的草木。书桌上曾经贴一张字条:今天熬夜啃书的努力,是为了踏山涉水遇见明天的草木。我常常为见过的草木太少而心生惭愧。

  小时候去爷爷家,山里人家的二层小木屋,屋檐下到处都悬挂着晾晒的草木,阳光透过玻璃瓦片的反光照亮二楼木地板上一堆堆干枯的草木,整个屋子散发出木质和草质的浓香冲击着我的嗅觉。我问爷爷那是些什么草,当乡村赤脚医生的爷爷告诉我,那些都是极有意思的草,是我们的朋友。

  每每天气晴好,爷爷用竹筒装上茶水,戴上草帽,穿上解放鞋,拿上锄头和柴刀,带我去山野里见识了许多有意思的草木。虽然这些离我已那么遥远,但至今仍深深地印在脑海里。我觉得在草木间一切都那么神奇,心情无比欢欣。有一回,我生病了,爷爷给我煎服了他采集的草药,让我亲身体验了它们的神奇。在后来大多数日子里,我心心念念,惦记着家乡的草木,一山一野,见过的,没见过的。

  爷爷家里气味最浓的要数紫苏,这种植物农村最常见,田间地头,连路边也会密密麻麻地长成一片。它们的根茎叶全都是紫色的,叶脉纹路清晰,虽没有艳丽的花朵,但无论在哪里它们都风姿绰约,气度不凡。它的梗、叶、籽均可入药,风寒感冒,咳嗽呕恶,鱼蟹中毒都用到紫苏。龙泉名菜安仁鱼头就离不开紫苏这位“君子”。比较常见的药用是紫苏梗,性温,味辛。现有将紫苏籽炸油用于保健食品、化妆品,或用于酱油、醋等调味品的防腐保鲜。

  早年,老家很多防风,采了挂在屋檐下晾晒,路过村庄的时候,看它们绿未褪尽地在风里晃,很古风的样子。防风的茎叶是青绿色的,山野里的植物也都是青绿色的啊,不过一眼看过去,却没有与防风相似的绿:有的带点石青色,水墨的那种,有点宋朝的气象;有的掺杂了蓝,绿而稳,泛着光,张扬不逊;有的沉淀着墨色,墨绿墨绿,老道得很;有的绿得鲜嫩,很新的样子,像婴儿,明艳干净;有的叶脉是紫红的,端庄大气,叶缘浮着紫红的光;有的绿色很含糊,绿也不绿,黄也不黄,暧昧不清。

  防风初春的嫩苗,软绿里掺杂紫红色,有玉质的光泽,等长一长就转为纯绿色。那种绿很普通,清荡荡的不浓不稠。茎的绿色稍深,叶的绿色就淡一些,软一些。防风也不高,叶子狭长,像羽毛,婆娑披拂,节节处蹿出叶梗,五月开细白的小花,攒成伞一样的一大朵,像莳萝花。果实像胡荽子,稍微大一些。根是土黄色的,与蜀葵的根近似。长在山石之间的防风药用很好,根粗,色泽黄亮润泽。防风的样子像青蒿,但短一些,爷爷曾说防风嫩苗可以当菜吃。

  我喜欢“防风”这个药名,就像爷爷的一声叮咛:丫头,起风了,加件衣裳吧……

  小时候去林八坑,印象最深的是阿姨家门前的一片野地里长着的一种开蓝紫色花朵的植物,花苞像一个个小灯泡。我第一次见它时觉得很神奇,偷偷跑去用双手一拍,看它会不会“啪”的一声发出很大的声响,可它总是让我失望,从没有发出过很大的声响,只是静静地绽放。它五个角的花瓣底部连在一起,有点儿像喇叭花,但比喇叭花的生命力要强百倍,它的花可以开好久好久。它常以根入药,用于咳嗽痰多、胸闷不畅、咽痛音哑、肺痈吐侬等。它极具观赏性,可以称得上是植物中的美人,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桔梗。

  皂树高大,叶子如槐树叶,瘦长而尖,叶间多刺。夏天开细碎的黄花,很朴素。果实有三种,入用以一种长而肥厚、多脂而黏者为佳。在物资匮乏的年代,皂树很受追捧,用于替代洗发露。

  光阴无边无际,皂荚树慢慢地生长。它是个慢性子,活着辛苦,寿命却很长,可长达六七百年,结果期达数百年。细想,皂荚树是个智者:深深扎根,高高在上,慢慢生长,静静洞悉俗世的风雨冷暖,从容逍遥;它不风雅,烟火俗常,过日子就过日子,不多情也不多事;在红尘里厮混,想要活得久久的,就得有平常心,随缘惜缘不攀缘。

  草木对人类的爱,广阔而有力气,持久而无所求。千年万年的时光里,给人类量身定做能治百病的百草、能果腹的果实、能制衣的树皮、能建房的木材,能书写的纸……天地玄黄,万木皆春,都是草木的意思。

黄子季  画

编辑:季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