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预测-乐动体育|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乐动体育 >> 剑川文苑 >> >>正文

时间长河中不眠的星光

2021-12-08 来源:今日龙泉 记者:

周新红

  岁月无情,人生似露。我的外婆,带着千千愁结,带着万般不舍,离开她所牵挂的人已整整21个年头。如果外婆健在,有一百一十岁了。记忆里,我外婆一生操劳,是极为劳碌的一生。

  我常觉得人的生命像极了一条河流,对于很多人来说,他的一生又都是缺少河水的滋润。正如我的外婆,那种流动的、能够在人生的路途上汩汩脆响的声音,始终离她太远。她的一生尽量符合河流的形状,而最终只是一架干枯的河床。

  我这样形容我的外婆,不知道她会不会责怪我。也许不会,因为她一直最疼爱我,也最信任我。她并不识几个字,没什么文化。她的后半生信仰佛教,并将她的信仰供于案头,每天顶礼膜拜。她甚至觉得我考上大学,是佛保佑庇护的结果。现在的我已无从知晓,这么多年来佛有没有告诉过她,她自己的生命一直都在遥远的河流对岸,等待着被摆渡或者被救赎。

  关于外婆的传奇经历,我知之甚少,只是零星地听母亲说起。外婆十三岁就到外公家当了童养媳,两人风风雨雨走过了七十五年的时光,最辉煌时他们创下的家业有良田几十亩,还有房子七八植,在当年最繁华的西街上。

  最为奇特的是,2000年3月,在我外公去世后没两天,外婆居然也莫名跟着一起走了,事先一点征兆也没有。七十五年的物换星移,七十五年的沧海桑田,七十五年的天翻地覆,终敌不过老夫老妻牵手走进“天堂口”的那一瞬间。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旅行,夫妻一场,情再深,意再浓,走到头,终为空。只是在晚辈的心中,却有千般不舍万般无奈。

  小时侯我没有读懂过外婆,经常怪她不陪我玩儿。记忆中最开心的,是外婆干完活回家总是给我带来好吃的,麻花、油绳、姜糖、豆腐脑……而最诱人的美食,当数西街头黄油油金灿灿的“蛋饼”。

  因为有外婆,我的童年是幸福的。要不是外婆把她在西街的大半房子给我们一家七口住,我的童年不知要黯淡多少。我在龙泉中学求学的那六年,家里并不富裕,是外婆经常把钱悄悄塞在我的衣服口袋里,所以我并不缺少零花钱。在她的晚年,我和小妹经常满大街去寻她还能咽得下的食品,算是尽了一点做晚辈的孝心。信佛的外婆最相信“前因后果”,是她常常教导我们,要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个诚实的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1989年7月,我大学毕业后的一天,外婆把我叫到她昏暗的小卧室,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非常精致的盒子,又慢慢地从盒子里拿出一对金耳环,说:“这个给你。”我笑着推开了她的手:“外婆,你知道我不喜欢戴首饰的,你自己留着吧。”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工作了,可以戴首饰了呀。”说完,硬是把耳环放到我的手心,然后用两只手,一下一上地暖着我的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清澈极了,也慈爱极了。外婆健在的日子,为了讨老人家欢心,我戴着她送我的金耳环,不怕别人笑我“老土”。如今物是人非,我把耳环取下,小心翼翼地包好,密藏在柜子里,仿佛珍藏了一份甜美、温暖的记忆。

  外婆一辈子都没穿过像样的衣服,在我的印象中永远是一身洗得发白的粗布蓝大褂和大脚裤。其实,我知道外婆是个一辈子爱美、爱首饰的女人,她就是节俭,舍不得在自己身上花钱。我的邻居们告诉我,我爱美的外婆年轻时是龙泉西街的美女。她是一个多么耽溺于美丽的女人啊!她常一边对着梳妆镜打扮自己,一边细声细语地与我说:“女人,就是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长大后,我也没读懂外婆。对于我来说,她始终是一个“谜”。我是在她唯一的女儿——我母亲去世后,才更加关心她的。我陪她一起逛街,一路牵着她瘦弱的手,不忍放开;我听她絮絮叨叨地唠,表现出一副专注听讲的样子;我陪她一起吃她亲自下厨烧的难咽的晚饭,嘴上却说着“真好吃”;我会把面包撕成一条一条,在牛奶里浸泡一会,然后塞到她嘴里等她慢慢嚼慢慢咽;我会抽空坐下来,听她讲过去的事情,一次次为她人到老境后日益增多的孤独和寂寞寻找排遣的机会……说到伤心处,我会陪着她一起流泪,特别是说到我因病早逝的母亲,泪水就会止不住地流下来。

  窗外,雨潇潇,我的心湿润了……

  外婆,时间长河中不眠的星光。

编辑:季靓